• 管理员

作为基督徒,所以要支持香港独立

文 徐卉




香港现在被撒旦恶魔所控制,我们作为基督徒,更应该为神所征战。


正如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星期二在文章中所指出的:“中国共产党“意识到福音与极权主义不可调和”,同时“无法忍受信仰高于党国”的概念,而在中国国内大规模压制宗教自由,迫害维吾尔人、藏人等。”

世人都知道,一党专制的北京明白许多香港人渴望自由的思想源自基督教义,因此利用严厉的《香港国安法》作为武器,几乎去除香港《基本法》及宪法中所保障的公民自由权利,还以《香港国安法》中的“勾结外国势力”为借口,将镇压之手逐渐伸向香港。


我们不能有幻想。长期关注中国宗教状况的“香港监察”组织 (Hong Kong Watch)主席、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杰斯(Benedict Rogers)告诉记者:“纵使目前暂时没有发生涉及触犯《香港国安法》的宗教事件,不过“和过去相比,香港的宗教自由确实有所恶化。不难想象在未来,与批评中国人权的外国机构合作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在香港传教的外国传教士和机构也可能会受到影响。”


香港宗教自由急速恶化。例如,香港在去年经历了一桩桩宗教压迫事件。大家不会忘记,梵蒂冈驻香港非正式外交使团的2名修女去年5月返回中国探亲,却突然遭逮捕,一度被软禁无法返港。


就在《香港国安法》生效近两个月后,去年12月,曾在反送中运动期间发起“守护孩子行动”的“好邻舍北区教会” 堂主任陈凯兴传道和妻子的银行户口被冻结。大量的案例,诸如警方前往教会搜查,拘捕两名教会职工。最典型的就是通缉已经离港的陈凯兴夫妇。如此等等,我们不能再有幻想。


香港独立是一项权利。网上有识之士指出:“香港獨立運動,指追求香港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建立獨立主權國家的運動。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及香港特区政府認為此運動違反香港基本法和港版國安法,采用各種手段進行制止和消除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因應大量英國殖民地脫離大英帝國獨立或成為自治領。这是有根据的。當時港督楊慕琦、香港企業家與社會運動人士馬文輝及他推动成立的聯合國香港協會、香港民主自治黨等開始透過不同途徑推動香港自治與自決,我香港人民开了一个新思路。正如我以前提到的。自6月30日生效的所谓《國家安全法》后,香港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任何追求真理和自由的言论和活动都有可能被視為屬於分裂主義,顛覆,恐怖主義和與外國勢力勾結的四項主要罪行,並賦予其判處最高徒刑。而且,該法律還在香港建立了安全和執法機構,該機構將受到北京的密切監督和控制。它在這座城市已經產生了寒蟬效應,民主團體由於擔心報復而解散,根據新法律,民主團體組織的初選被宣佈為非法。宗教活动更是受到打压,没有宗教自由可言。


怎么办呢? 捍卫自己的权利! 基督徒更要从神的高度来捍卫尊严和自由,因为自由是上帝的赐予,任何政权都不能剥夺。


我们有法律根据,当年香港主權移交至中共前沒有經全體香港人進行公投前途自決,而中央政府違反聯合聲明及承諾,侵吞香港自治權,要香港能夠得到真正自治,必須確立主權成為獨立國家,方可保障香港自由生活方式。


香港现在是被黑暗所笼罩 我们要将属灵的光照亮出来。


香港被中共控制以后,将永无任何宗教自由,会残忍的对待信主的圣徒。


习将自己作为香港的偶像,作为基督徒,任何拜偶像的行为都是主所憎恨的


所以作为基督徒,必须要站出来,声援香港,支持香港独立,让香港不要被撒旦恶魔所控制。

64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