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理员

黔驴技穷——评共产党打击报复前副市长李传良

中国民主党党员 陈诗敏


黑龙江前鸡西市副市长,因为担心涉嫌言论不当,来到美国躲避共产党的迫害。和其他来到西方世界隐姓埋名的前共产党官员不同,李传良先生站出来,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高调揭露共产党以“不当言论”处罚原下属孔令宝,并参与声援香港的活动。

李传良的言行经过大纪元、新唐人和自由亚洲的报道,被海外中文媒体和有影响力的自媒体传播,一时成为舆论的热点话题,是继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之后,又一个公开与共产党决裂的体制内官员。人们可以预感到,越来越多的前体制内人员认清共产党的本质,开始脱离共产党这艘即将沉没的破船而自救。

和海外媒体的热闹非凡相比,李传良事件在国内的媒体和网络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消息和报道。蔡霞因为公开反对习近平,很快被原工作单位处罚,甚至将她的退休工资都取消。同样的,在经过半个多月的沉默后,共产党果然开始对李传良进行报复。

首先,李传良是2014年就主动要求辞去公职,并且不缴党费,也不再参加共产党的活动。组织上将他调到鹤岗市党副市长,他也拒绝履新。从那个时候起,共产党的纪委和相关部门对他进行了长达3年的审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最终同意了李传良辞去公职。李传良到了海外公开反对共产党的独裁体制后,两位原下属突然被调查,不到半个月,就罕见的由新华社通告公布了李传良因所谓的“腐败”而被调查,一夜之间几乎所有中国的媒体都发布了这个新闻。天下人都知道,李传良是因为自己到海外的言论而被打击报复的,但是共产党的新闻却只字未提,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第二、在官方公开宣布对李传良调查之前,共产党已经通过海外的线人来威胁李传良。在李传良参加自由雕塑公园香港雕塑揭露的活动现场,有一位陌生人悄悄找到了李传良,要他停止公开反共,并表示是为了他好,是帮助他。警觉的李传良感觉此人可疑,马上离开了现场,没有想到伙同此人的另外两位陌生人也离开了活动,开车跟踪李传良。但是李传良不但没有听从共产党线人的“善意劝告”,反而接受媒体参访,揭露共产党在海外的跟踪和威胁。软的不成,就只能来硬的,共产党只好匆匆发布对李传良的调查的新闻,来冲淡李传良海外公开反对共产党的影响。

第三、原香港文汇报记者、因薄熙来而被判刑的姜维平先生,很早就预测了习近平即将开始打击李传良先生。毕竟是资深的新闻工作者,姜维平先生从李传良两位原下属被调查,就准确预测了下一步共产党一定会对李传良进行打击报复。

第四、从目前新华社的通告看出,共产党匆匆发布对李传良的调查。但是未审先判、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是共产党毫无法治理念的一贯做法。从目前公布的所谓李传良先生的“罪行”来看,“贪污巨额国有资金;涉嫌收受他人贿赂;长期搞钱色交易”,就前后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巨额”资金,到底是多少才算是巨额?,接受贿赂,那么行贿人是谁?既然“长期”,为什么三年的审查都没有发现,在中央高压之下,10多天时间里,黑龙江监委只好用“巨额”、“长期”这样的模糊语言来作为李传良的违法犯罪的事实。面对大陆民众,特别是李传良这样的体制内官员的觉醒,共产党火烧眉毛的处理方式,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黔驴技穷。

Copyright © 2020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