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理员

16名中國難民滯留巴哈馬 急需人道救援--转自 大纪元

https://www.epochtimes.com/b5/21/8/20/n13176822.htm

8月18日(週四),16人乘「出埃及」號從巴哈馬出發,預計抵達紐約,奔赴自由國度。(阿龍提供)


【大紀元2021年08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綉惠洛杉磯報導)8月18日(週四)原定從巴哈馬(The Bahamas)乘帆船出航投奔美國的16位大陸難民在離岸不久就擱淺,經巡邏警營救後雖倖免罹難,但有5名成年男子遭當地警方拘留,急需人道救援與關注。

流亡者之一阿龍(化名)說:「在這樣的國家只能開船去逃,留在中國我們會被迫害致死。我們就是最底層的韭菜。」在中共統治下,苛政猛於虎,這16人發起「中國韭菜逃亡宣言」,效法當年尋求獨立的英國人,逃向自由的美洲大陸,希望獲得最基本的自由與生存權。


阿龍回憶18日早上6點,他們一行人在岸邊舉行了出航儀式,帆船命名為「出埃及」號,希望能像當年以色列人離開埃及一樣,在神的庇護下抵達應許之地。

帆船約在8點左右出港,阿龍因為暈船所以與婦女、兒童在船艙內休息。但航行約一個多小時以後,突然碰上底礁擱淺。阿龍說:「因為當時是退潮,風浪又很大,大家都嚇壞了。婦女、小孩都在尖叫。」

路過的漁船曾想用纜繩幫助「出埃及」號脫困,但因帆船的龍骨被卡住,無法拖出,最後是向海岸警衛隊求援後,船上的人才在駭浪中陸續撤離。阿龍表示,第一艘船是個小船,只能蹲幾個人上去,我們只能極力請求,先把婦女、兒童接上岸。




海巡署用小艇救援,送走第一批婦女與兒童。(阿龍提供)


被救上岸後,阿龍身上只剩下一部手機,一行人所準備的物資都留在船上。小孩逃離匆忙,連鞋都沒穿,上岸後只能赤腳走在高溫的柏油路上,腳都燙腫了。阿龍說:「我們現在的處境非常艱難,只能向聯合國提出難民申請,尋求政治庇護。」

阿龍在當地遇到了好心的華裔夫婦,不僅幫孩子準備食物,還借給他們兩百美金。他說:「我們真的遇到很多好心人幫忙。漁民在海上陪同等待救援,上岸後也遇到善心人士幫忙。」

聯繫上美國友人後,阿龍一行才透過友人的信用卡暫時租了房子,找到落腳處。但時刻擔心會遭當地警方逮捕,被遣送回大陸。




逃亡的16人於巴哈馬中領館前聲援香港,支持中國自由民主。(阿龍提供)

近日,中國出入境管理開始部分停發公民出國護照,不少擁有簽證者出國,也遭遇攔阻。這16名流亡者因在國內使用網絡的時政群而結識,因擔心國內疫情與不願再遭受中共獨裁統治,決定選擇流亡,雖然前路艱險,但他們皆認為待在國內更危險,精神壓力更大。

負責組織逃亡的進步哥(化名)表示,他們從2020年底就開始計劃出逃,但因出境審查非常嚴格,成員離開大陸時都遭到不同的刁難與問題。在今年8月,他們16人才陸續抵達了巴哈馬。

進步哥表示,他們都不是紅二代、紅三代,在中國就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底層的平民,被中共政府當作韭菜一茬茬地收割,他說:「國內情況並不樂觀,很多地方都開始封村,限制條件非常多,高風險地區連出門都出不了。」地方官員為了保住烏紗帽,封城措施都很殘忍,而且消息也封鎖得很快,像他使用的時政群,一兩天就被查封了,但他們就是不斷地封、不斷地重建。

進步哥說:「我們也知道流亡風險很大,但中共給我們的恐懼更大,所以寧願選擇出逃。」


阿龍因常在網絡社交群組裡發放關於香港人支持民主、自由的視頻屢遭封號,在國內失去言論、新聞自由的生活太壓抑,所以決定出逃。他說:「我現在每日都失眠,恐懼自己還有國內民運人士的人身安全,我們也不能密切聯繫,只能用暗號去表示自己還存在。」

何先生一家人於巴哈馬中領館前聲援香港。(阿龍提供)

16人中的何虎林在大陸經常資助海外民運活動,還曾捐款「新黃雀行動」幫助香港人出逃,他目前仍在巴哈馬監獄內,妻子與兩名女兒很擔心他的安危。

目前逃亡的16人目前都已申請聯合國難民,希望能逃出中共掌控。阿龍說:「我們現在真的是進退兩難,雖然暫時不會被遣返。但巴哈馬物價很高,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每個人都很緊迫、焦慮。」

楊欣目前仍被拘留於巴哈馬監獄內,他於2020年2月份武漢疫情期間,曾赴武漢拍攝了疫情封城實況的視頻。當時他以楊鑫和千里等化名透過網絡發布,揭露了中共為控制、維穩疫情,無視人們基本生活權利。行車記錄器還拍下了楊欣遭警察暴力施打的畫面。

2020年2月25日,楊欣因拍攝武漢封城的視頻遭警方抓捕,警方強迫他刪除視頻,他因而萌生逃離中共統治的念頭。楊欣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中國人通過各種方式移民,追求自己嚮往的平等和自由。我們這些覺醒的韭菜們,也選擇逃離這個無道政權控制的國家。」

目前逃亡的16人都仍滯留在巴哈馬,他們希望透過海外聲援,獲得國際關注,免於被遣返回中共虎口,最終有機會能抵達自由的國度。◇

責任編輯:孟文瀾 #


17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