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理员

香港国安法就是恶法

原文链接: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7/22/n12276439.htm

作者(左二)参加声援香港的抗议活动。


我自2003年开始至2016年因工作需要,常年出入香港,甚至于2010年以后,每年差不多有1/3以上的时间,都驻扎在香港。我亲眼见证了香港这座国际大都市的高度繁荣与自由,人民安居乐业,是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城市之一,是令世界人民所向往的“东方之珠”。因此,我对香港有着很深的感情。

2000年以后,随着大陆一线城市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的急速扩增,貌似与香港的差异日益缩小了很多,但我深知,这其间实际的相差确实是太大了!因为香港的国际影响力不仅在于经济体系的全球化,更在于其不同政治体制下的民主自由……

那时候,我不明白,大陆已经改革开放很久了,为什么众多世界闻名的品牌企业与大陆企业合作,都必须要在香港先设立合资总公司,然后再向中国大陆转投子公司?以前傻傻地以为只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税收优惠!为什么同事朋友都喜欢我到铜锣湾书店帮他们代买禁书,甚至每次在路旁报刊摊买回去杂志,如《壹周刊》、《争鸣》等,他们都乐此不疲地分享,我开始以为他们只是好热闹……

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我渐渐懂得内陆人民在达到温饱富裕之后,更加迫切地需要追求民主与自由,他们渴望知道共产党粉饰太平背后的真实情况。深陷审查制度的内地社会竭力获取来自自由社会的信息,共产党当局可以禁止相关书籍和言论,但扼杀不了这份渴望与追求。很多人不在乎你从香港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物质礼物,却十分喜爱你带回的精神食粮。无论是男女老少,还是社会各阶层,拿到香港禁书的人都是这种反应,只可惜拿到的人少之又少。还有很多人都知道共产政权的本质,但却在高压恫吓或经济利益绑架下,屈服于现实,心甘情愿地放弃抵抗。

大家都知道共产党搞的就是密室政治,先是封锁所有的外界消息,不允许有一丝一毫地反对声音出现,大搞一言堂,美其名约“党内党外必须只有一个声音”,其本质就是独裁;而后再是关起门来给老百姓洗脑,恐吓,让每一个人都甘心被共产党特权阶层奴役,为他们歌功颂德,扼杀人民追求民主的权利和追求。而我也从买书讨朋友喜欢,变成了一种责任,要把民主的声音带回去,因此,我几乎每次往返都买禁书回去送朋友,让他们传阅,庆幸的是,我没有一次被拦截到,而我的同事却差点因此被拘留。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其实也很勇敢,从未畏惧过,做了正确的事。

也正是由于这种多元开放的言论自由环境,让香港社会虽未有普选,但也有一定的民主,民众有充分权利、有能力改变政府有争议的决策或是推进社会进步。在此基础上,产生的香港程序公义、司法制度独立,政策高度稳定及公正,才被世界有识之士,尤其是拥有百年基业的商业大佬们所看中,愿意把商业合作的基础放在香港,把对大陆商业获利的期待建立在信任公平、公正、公义的香港之上。

试问没有香港,中国大陆自吹的“重视新闻、言论自由、司法公正”谁会信呢?哪个父母又舍得把新生的婴儿落户在一个设施不完善,又绝对自诩、满是谎言的幼儿园呢?!香港真是对促进中国大陆近20余年的经济发展和国际地位的认可,发挥了太大的作用,做了中国和世界连接的桥梁!用百年发展起来的信誉为大陆做了背书。

我们要知道在神的眼中,这世上只有两种路:一种是生命,一种是死亡;一种是光明,一种是黑暗。没有第三条路,也绝不会有掺杂。共产党政权的背后,是欺哄人、违背人性的共产主义,而深藏共产主义背后,则是邪恶的撒旦。共产党怎么可能让香港自由的水流流向大陆呢?就像是违背常理,孤行己意,筑三峡大坝一样,先高墙拦之,而土焉能挡水,之后必一泄千里。虽然文明的香港给封闭的大陆带来诸般的好处和进步,但是共产党为了维持它的独裁统治,不惜牺牲两地人民的福祉,不顾国际社会影响,选择倒退、甚至灭亡的道路亦是必然。


众所周知,随着共产党政权对于香港管控的逐渐加强,言论自由越来越受到中国大陆政府的干涉,也越来越受到限制。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游行、甚至标语口号都在其中,港人引以为傲的独立于行政机关的司法制度渐渐崩塌。2015年的铜锣湾书店跨境抓人事件,2019年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都将共产党独裁统治伸向香港的最终意图毫无遮掩地显露出来,“一国两制”已死,也在这个过程中见证了香港人为争取司法公正与民主独立所付出的勇敢反抗。

我来到美国以后,所有的信息蔽塞都被打开,听到了更充实更丰富更自由的民主言论,所有的民主人士、真正的爱国者,都不是为了猎奇和商业利益,而是为了中国的未来,为了中华民族的兴衰在奋力疾呼!

2019年末武汉病毒的瞒报、迟报,2020年6月30日夜里11点赋予中共政府无限镇压权力的《国安法》的颁布都深深地震憾了我,联想到昔日香港的繁华与自由将一去不返,回想国内人被洗脑后的麻木与盲从,甚至00后出现了众多的“小粉红”……我知道应该是觉醒并站起来的时候了,应该明确表达自己不同的政治观点,尽自己一份力量去反对独裁,反对共产主义,反对邪灵,如果不去反抗,就会不知不觉地站在魔鬼这一边,神最不喜欢的就是掺杂,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北京时间7月6日上午,软禁中的前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被警方以“涉嫌嫖娼”的莫须有罪名从家中带走,这也给我们启示,儒家宪政在中国行不通,我们必然以抗争的形式声援香港,争取民主。为此,我今年走到洛杉矶街头,走到中共大使馆前去呼吁,多次参加声援香港、反对《国安法》的民运活动。要去呐喊,不能让中国人民再混沌下去了,也不能让下一代再毁在新时代的“文革”中。

恶法不是法。这部糟糕的《国安法》无限扩大了法律适用的外延,违反了立法的原则;赋予中共政府可以全球抓人,也可以抓全球“不遵纪守法”的人,践踏了文明的基础;对于关键罪行缺乏明确定义,中英文版本存在明显差异,说明了起草者的轻率。它们的妄想是把共产主义渗透甚至管理到全球的每一块地方,这不是邪灵是什么?◇


责任编辑:李欣

768 次瀏覽

Copyright © 2020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