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理员

转发:【大纪元】洛城声援武汉前线医护 抗议中共禁言

更新日期:7月 23



2月27日,洛杉矶民运人士声援在《柳叶刀》发文的两名中国医护人员。(郑存柱提供)




【大纪元2020年0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2月27日下午4点30分,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在中共驻洛杉矶领事馆门前组织了一场小型抗议活动,声援发文呼吁国际援助的武汉医护人员、抗议中共政府禁止言论自由,并递交抗议信,但遭中领馆警卫阻拦,拒绝接受。



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递交抗议陈情信,但遭中领馆保安拒绝。(郑存柱提供)


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会长刘雅雅(Ann Lau)表示,武汉抗疫前线的医护投书《柳叶刀》请求国际支援是一个重要的讯息,她认为文章被要求撤回的原因并不单纯。刘雅雅说:“曾迎春具有博士学历,在各大专业期刊杂志上发表过60多篇学术研究文章,她发表公开信后在两天内要求主动撤回是不合常理的。”她希望中共政府能公开疫情真实情况,中国人民有知情权。

中共须对世界公布疫情真相

刘雅雅说:“这已经不是武汉的事情,是全世界应该关注的事情。中共政府应该对这件事情负责,关心自己的人民。中共政府不允许这些医护人员讲真话,要怎么去改善疫情?中共政府讲真话对我们很重要。”

新冠病毒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发展迄今,中共官方始终强调有充足的经验与能力应对防疫,但近日武汉前线医护工作者曾迎春(Yingchun Zeng,音译)和甄燕(Yan Zhen,音译)投书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发表《中国医护人员要求国际医疗援助对抗新冠肺炎》(Chinese medical staff request international medical assistance in fighting against COVID-19)一文,揭露广东驰援武汉医务人员超负荷工作及缺少防护用品的真实状况,向国际社会求援,此文并非学术论文,而是以通讯文章(Correspondence)发表。

该文于2月24日刊登后立即在大陆媒体传开,但很快遭中共网管封杀删除。随后,“广东援助湖北武汉医疗队”公开发布声明,要求文章作者立即从《柳叶刀》撤文并道歉。这份声明目前也被删除。但截止发稿前,《柳叶刀》杂志在公开信上只是打上了写有撤销(Retracted)红色字样,刊登了作者要求撤稿的声明,但并未删除公开信的原文内容。

“医护人员是被迫参与救援”

参与27日声援活动的姚佳伟是上海市某二级医院的药剂师。据他所知,尽管中共政府声称前往武汉驰援的医护人员都是自动请缨,但很多人都是在单位遭排挤,或没有背景而被调派前往一线。他说:“很多医护人员是被迫参与救援的,政府完全不在乎普通老百姓的安危。”

姚佳伟质疑为什么武汉市长可以对这些数据这么麻木。他说:“武汉市大约有九百万人,口罩的数据从十八亿到八亿到八百万个,更改了三次数据,最后的口罩数量,真要算下来,大概武汉每三个人只能戴一个口罩!”他也质疑红十字会接收了来自世界的各种医护产品,但为何到了武汉的都是劣质品?姚嘉伟说:“官员成箱成堆的拿医护用品,但医护人员一天只能用一个口罩,连防护罩都没有。一线、到当地的医生,他们的防护服其实都是劣质产品。我不知道他们武汉政府说物资一点都不紧张,物资很充沛是怎么来的?”

每次进出医院的人都需要测量体温,但姚嘉伟说:“二十几元人民币一把的体温枪,整个医院只有两把,十二月份的体温量出来只有摄氏三十度,这种形式主义可以相信吗?”据姚嘉伟所知,进入红区(确诊病患)、能收进医院的患者都是有关系的,而且这种关系已经发展到很厉害的情况,他说:“我完全可以理解武汉封城前为什么那些人要逃出来,很能被理解,因为没有关系,在武汉就是等死。”

潘春林是湖南怀化市疾控中心的前员工。他说:“中共政府掩盖事情、禁止医护人员说实话的情况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过去他所服务的实验室,虽然数据都是准确的,但数据在输入电脑前,都须领导审核。潘春林表示:“领导说这个数据可以报,就报,领导说不能报,就不能报。领导要向市级领导请示,如果市级领导对这个数据不满意,影响到他的政绩,他是不会报的。他会把这个数据修饰以后再报。”

中共强行复工或让疫情失控

南加民运人士郑存柱表示,中共内部封锁了武汉防疫前线医护人员的真实情况。他呼吁中共政府公布疫情真相,不要继续隐瞒。他也很担心中共为了经济而强行复工,将可能让疫情失控。郑存柱说:“武汉肺炎发展的情况根本不像中国新闻所报导的那样。我们希望能确保两位发文医护人员的安全。”



对于中共强行对武汉前线医护人员“禁言”,郑存柱表示并不意外。他认为中共为了“维稳”,一直掩盖疫情,真实的感染数据与扩散情况一定比官方公布的多上好几倍。他说:“我老家安徽相对来说没有病情扩散,但像芜湖这样的小城市,小区都要经过批准才能去买东西。”

刘雅雅说:“医护人员也是人,这些医生、护士们很辛苦,他们看到大量的患者,面对大量的死亡,又缺乏足够的物资,身心都备受煎熬。”从《柳叶刀》发表的通讯文章中,刘雅雅可以感受到那些医护人员们的爱心,她说:“这些前线医护工作者是真的关心武汉,发自内心向国际求援,但中共政府却还要掩盖、打压,这会让防疫更加困难。”◇

责任编辑:李欣

13 次瀏覽

Copyright © 2020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