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理员

紧急求助申请

致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

我们是一群逃离中国共产党统治的中国民主党秘密成员,有十个大人,6个孩子。最初我们这群人是在中国国内的微信时政讨论群认识的,大家每天都会通过翻墙软件及时地把国外曝光的中国政治真相传递到国内。后来随着中国共产党对言论打压的越来越严重,身边不断有人因言获罪,被抓捕。于是就私下联系平时三观一至,有想要逃离中共统治的群友,这是后来我们逃离中国以后才知道的(在国内的时候是单线联系并且互相不知道真实姓名)

2020年2月我加了网名进步哥(真实姓名欧阳刚)两人私下也是互相交流时政,以及如何保护隐私的方法,2020年11月,欧阳刚问我愿不愿意加入中国民主党,通过了解我知道,中国民主党的执政理念 主张建设自由均富,人权平等,宪政民主的中国。这刚好与我心里的追求的未来民主中国一致,于是我便加入了中国民主党成为了一位中国国内秘密成员。

从疫情开始中共开始以疫情为借口,停办护照,封锁海关,国内大搞言论审查,没收私有财产,搞红色教育,学校强行推广意识形态。企图通过闭关锁国,洗脑教育,个人崇拜,让共产党在中国起死回生。我们这群醒来的人不愿意成为中共奴役的奴隶,不愿意子孙后来沦为洗脑与仇恨教育的牺牲品,于是在2021年3月决定出逃,分批行动,通过第三方国家驾驶帆船逃往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2021年6月,欧阳刚成功出逃到巴哈马,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我阿龙(真名申育龙)于2021年7月18号从蛇口海关通过层层盘问,检查手机,拉进小黑屋盘问差不多半小时之久,才勉强通过海关前往香港机场,搭乘香港到厄瓜多尔的航班。于当地时间2021年7月19日 抵达厄瓜多尔,2021年7月21日搭乘从厄瓜多尔到巴哈马拿骚的航班,22号抵达。与欧阳刚会面。

此时全部成员到齐,包含四个家庭,6位小孩,四个单身。

随后通过几天的寻找,共同出资购买了一艘1976年产的帆船,一共花费50000美金

由于船体老旧问题不断随后又花了好几千美金维修,

此时,大家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巴哈马消费超高,为了节省开支,大家每天集体做饭,以米饭,青菜,胡萝卜,充饥。大人还好,尤其是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年龄,着实让人心痛。好在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信念想着能早日抵达美国,得到自由。

2021年当地时间8月17号,终于维修好帆船期间经历了,发动机漏水,前帆绳断裂,试航等,于18号早上8点离港出发前往美国,上午10点多帆船偏移主航道龙骨触底搁浅,瞬间船票严重倾斜,船舱里妇女儿童,受惊大声呼救,海浪拍打上来,船里的东西到处散落,情势特别危机,迫于形式,在海上无信号,只能肢体求救远处的钓鱼船。幸好一艘小艇赶到,为我们打了求救电话,一个小时后,海岸警卫队赶到,及时救下了,妇女儿童,我申育龙,与王天印,负责保护,成功登岸,其他5名男性船员,目前不知所踪,因为当时行李都在船上,应该是被海岸警卫队没收,群友生活用品及食品全部被没收,

我们这群人及时联系了之前的房东再次回到住的地方,没有钱,没有食品,只有走的冰箱省的一点面粉,大米,而且每天高达200美金的房租也让我们的经济难以为继。欧阳刚和另一位成员的四个孩子因为爸爸被抓,没有回来哭喊连天,现紧急联系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寻求帮助,祈求国际人道组织的帮助,我们真的很急迫。

请求发起人,中国民主党成员,

申育龙 王天印

2021年8月18日

223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