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理员

十月一日紀國殤 罪魁禍首共產黨

十月一日紀國殤 罪魁禍首共產黨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黨部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民主中國陣線東南亞分部、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東南亞分部、國際漢藏協會東南亞分會十月一日聯合舉辦國殤紀念活動。

國殤之所以叫國殤不叫國慶:在西方反華勢力共產黨用暴力和謊言奪權中國政權後,中華大陸人民就開始進入水深火熱之中,期盼能夠早日擺脫共匪的綁架控制,能夠進入民主自由的高品質生活,但是中共卻遙遙無期不給人民選票來進行民選政府,變本加厲迫害異議人士,迫害宗教信仰,抓捕神職人員,拆毀寺廟和教堂以及十字架,建立新疆集中營剝奪伊斯蘭教信仰,迫害台灣同胞,軍事威脅台灣同胞,活摘犯人器官等等。在中共肆掠百姓利益時變相說“為人民服務”這種不知羞恥話,強盜流氓共產黨也能不要臉大言不慚的胡說八道。為了使更多東南亞華僑不再被共產黨蒙蔽,我們決定在國殤日到華人社區和有華語授課的大專院校,擺渡碼頭,以及華人集散地的商場門口舉辦揭穿共產黨的邪惡實質的活動。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主席說:“歷數中共建政以來的殺人歷史。1950鎮壓反革命運動,殺死70萬人。土地改革運動,殺死450萬人,村村流血,戶戶鬥爭。大躍進及大饑荒,殺死的以及餓死的就有4000萬人。文化大革命,殺死700萬人。天安門六四事件,據不完全統計殺死2000人,美國對八九年天安門六四事件中死亡數字統計10353人。中共總是把黨和國混淆在一起,其實牠只不過是建立的一個政權。談國慶好像是一個國家的慶典,其實是牠建立一個政權的慶典,中共竊用了「國慶」這樣一個名字。一個國家的慶典,是因為一個國家給人民帶來了福祉。是一個好的政權,人民才可以去慶它。但是一個政權如果給人民帶來的淨是災難,那麼它定的這個日子確實應該作為一個國家的國殤日。他說,又因為這政權以謊言、暴政,不斷抹去真相與記憶,國人恰應以此日紀念,去不斷提醒傳播真相與記憶。”


民主中國陣線東南亞分部主席表示:“「十一」叫國殤日比較準確,因為10月1號這一天確實是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災難。對中國人民來說,不是建了一個新中國,而是建了一個倒退的、邪惡的政權。首先從政權的角度看,這一天是中華民國滅亡,確實是國殤。中華民國的成立,建立了一個民主的政權。民國時期中國基本上實現了多黨制、民主選舉、言論自由,人們可以自由地辦報紙、遊行示威、自由結社,包括共產黨這樣的極端組織都可以成立,也沒有把它取締。國民黨的民主和自由就是多點少點的問題,共產黨是有和無的問題,根本就沒有自由民主。從思想文化方面,1949年也被認為是一個標誌,是一個國殤日,中華文化之殤。49年以後思想文化方面就開始了封閉,百家爭鳴沒有了,人們以言獲罪,一直到現在沒有改變。”


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東南亞分部負責人說:“中國曆朝歷代都是中國的傳統文化佔統治地位,在思想文化方面是自由的,從春秋戰國時期的百家爭鳴,到儒、釋、道交相輝映,文化興盛,基本上保持一種開放的心態,像焚書坑儒、文字獄是很短暫的時期,不是主流。中國兼容了佛教,成為中華文化的一部份。「共產黨就沒有這種寬博的心態,它獨尊馬列,是西方文化中最垃圾的東西,就是魔教中的一支。打擊傳統文化,批林批孔,三教齊滅,把佛教、道教改頭換面變成他們的工具,不當工具的全部打成邪教。人家鼓勵向善怎麼成了邪呢?中共鼓勵殺人、階級鬥爭、鎮反怎麼成了正呢?完全顛倒是非。在經濟體制上,也從原來基本自由的經濟轉向了專制的計劃經濟。1949年以前基本上經濟是自由的,1949年以後完成封閉起來了。從經濟方面看,也是國殤。在中國古代,從有文字記載的周朝,「井田制」就有私田,土地私有化一直維持到民國時期。「到了共產黨這裏,土地沒收了。以前商人都是可以做買賣的,自由市場以物易物、換成貨幣,哪有城管、執照啊。經濟上實行公有制,工廠都是共產黨辦,原來的私營企業一開始公私合營,後來沒收。土地一說是集體化,實際上全部是共產黨所有。這是歷史的倒退,更不用說1949年以後,共產黨殺死、餓死上億人,慶甚麼?這些人的後代讓他們慶國慶等於是在羞辱他們,在辱罵他們。”


國際漢藏協會東南亞分會主席說:“希望国际社会和藏人权利组织呼吁各国政府采取行动,谴责并阻止中共在西藏对藏人实施的强迫劳动计划,称这是对藏人人权的践踏。中国当局以“脱贫”为由,在西藏实施所谓的农牧民“转移就业”的政策,有计划、有组织、有系统地大规模对藏人农牧民进行集中、封闭、半军事化的培训,其做法与此前国际社会关注并谴责的新疆“再教育营”的政策如出一辙。西藏和新疆独立研究人员郑国恩(Adrian Zenz)9月22日在华盛顿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网站上刊登了一份西藏自治区政府要求农牧民接受培训,并被迫接受强迫劳动的研究报告。西藏自治区2019年和2020年开始借鉴新疆模式,对藏区“剩余劳动力”进行大规模系统化的“军事化的培训”。报告举例说,昌都地区2016年成立了45个职业培训基地,目的是改造“落后思想”,接受劳动纪律、法律和汉语培训。中国国营媒体刊登的照片显示,昌都地区的军事化职业培训接受武警教官的监督,受训藏人身穿迷彩服。山南地区同时也开始半军事化管理的职业培训。中国政府应该向国际社会开放新疆和西藏,评估那里的实际状况。如果那里的状况好的话,诚信可靠的专家们会给出如实的说法。因为,我认为,这是中国政府让外界验证他们说法的最佳途径。这种国际关注和压力,可以鼓励中国做正确的事情。践踏人权的最大问题是,信息封锁,暗中操作。任何事情,如果能透明,真相就能大白。”


泰國政法大學和朱拉隆功大學的學生說:“因為「台灣女孩」爭議引發中泰大戰,事源暱稱「Bright」的泰國演員奇瓦雷(Vachirawit Chiva-aree)因出演BL劇《因為我們天生一對》而廣受中泰台等地追捧,他早前於Twitter轉載四張風景照,而該照片作者將香港與日本並列為國家,引起大陸網民不滿,其後Bright刪文並道歉。然而大陸網民未有因此罷休,更翻查出Bright女友Nnevvy兩年前於Instagram留言。Bright稱讚女友穿衣服好看,像個「中國女孩」,Nnevvy則回覆稱自己風格是「台灣女孩」。在「港獨」及「台獨」兩大帽子下,Bright及Nnevvy迅即成為眾矢之的,「#泰國辱華」之標籤被推上微博熱搜,《因為我們天生一對》更在豆瓣慘遭劣評。對於大陸網民咒罵其母親及文化,我們泰國人更加以無厘頭式回應,用幽默將對方招數悉數化解,跟小粉紅因香港跟日本並列、「台灣女孩」等小事而上升至「港獨」或「台獨」層次,不惜要翻牆討伐「辱華勢力」之做法,簡直是雲泥之別。正如我們曾經指出,不少中國人都有一種民族主義,特別在有關領土、香港對中國的認同等問題上,他們相當有意見,但健康的確愛國者應該思考,如何有效讓世界傾聽來自中國真正的聲音。當小粉紅群體與牆外文化生態落差極大,在長期牆內之巨大同溫層下,小粉紅自以為理直氣壯,結果還得冒著違法的風險翻牆上外網,與我們泰國人進行網絡大辯論,卻弄巧成拙,甚至淪為笑柄。”


維權人士楊源林說:“當前中國國內層出不斷出現食品安全的問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官商勾結謀取非法利益,政府部門充當非法利益的保護傘。然而各種假冒偽劣等問題產品佈滿各大街頭小巷。政府不僅沒有依法查處,而是利用公權力打壓、迫害發現問題的維權人士,這跟所謂宣傳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害人終害己。那些利用公權力迫害、構陷好人的官員你們終將會被送到歷史的審判台上得到人民的審判!”






81 次瀏覽

Copyright © 2020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